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特朗普阵营自制媒体可信度民调 “叫阵”美媒体

2017-2-19 来源: 奥体中心篮球馆 参与互动 
特朗普阵营自制媒体可信度民调 “叫阵”美媒体

  正义网北京2月19日电(记者 于潇)2月17日,“知识产权投诉分层论证研讨会”在京举行,与会专家就如何遏制通过恶意投诉来不当得利等问题进行了交流探讨。  数据显示,2016年,阿里巴巴平台总计发现有恶意投诉行为的权利人账户5862个,近103万商家和超600万条商品链接遭受恶意投诉,造成卖家损失达1.07亿元。  为解决恶意投诉大量挤占电商平台打假资源,使正当权利人的合法侵权投诉无法得到及时响应,阿里巴巴提出知识产权投诉分层处理设想,拟将平台投诉方分为优质、普通、劣质和恶意四类,针对不同类别的投诉方,匹配不同的处置机制和资源,有效保障优质投诉方的权益。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知识产权保护总监叶智飞表示,“通过知识产权投诉分层处理,可以让宝贵的打假资源用在刀刃上,让知识产权‘流氓’处处碰壁。”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知识产权法学教研室主任杜颖对知识产权投诉分层处理的设想表示赞同。“‘恶意投诉’不是一个严谨的法律上的概念,目前界定‘恶意投诉’还非常困难。因此,建议通过电商平台在具体操作中的一些实践经验来给司法部门、立法部门提供一些可行的建议,在法律或司法解释这个层面去推动分层机制。”  “投诉涉及到的权利本身,以及侵权认定的复杂性等问题,有时法院都很难判断,怎么能让电商平台进行判断?”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知识产权与竞争法中心副主任张韬略认为,恶意投诉是市场孕育出来的,还是应让其回到市场中去。“针对被恶意投诉受损的商家,电商平台可以帮助其恢复信誉。至于商家遭遇的损失,可以走其他渠道进行解决,用市场行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张韬略表示。  “处理恶意投诉的问题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中国科学院大学法律与知识产权系主任李顺德教授补充说,“目前我国正在把诚信建设问题提到一个新的高度,从行政管理、市场管理等角度正在逐渐建立整个社会的诚信机制。怎么通过投诉的机制来加以更好地净化和规范,实际上涉及的问题是方方面面的,不能把恶意投诉的责任仅仅认为是电商平台的责任。”

特朗普阵营自制媒体可信度民调 “叫阵”美媒体
“相约丝绸之路2017

成都市区生态河堤鲜花绽放吸引踏青市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